十分钟一次反转?《罚罪》《冰雨火》热播,“极致反转”并非悬疑剧制胜法宝

 时间:2022-09-08 22:46:04来源:
“开篇两集四个反转”“十分钟一次反转”……如今,越来越多的悬疑剧的评价中都能看到这样的话语,仿佛悬疑剧创作成了“极致反转”的比拼,就看谁的反转多。然而纵观近期播出的《罚罪》《冰雨火》等悬疑剧可以发现,悬疑作品的反转在于精而不在于多,在于深而不在于广,只有具备能够代入观众的叙事功力,制造出来的反转才具有冲击力,为作品的成色和品相加分。

黄景瑜、杨祐宁主演《罚罪》讲述了刑警常征为了替父亲证明清白,多年来坚持不懈地调查与昌武赵氏家族相关的罪案真相。故事开篇,常征为接近赵氏家族,与赵家老三赵鹏翔虚与委蛇,并根据掌握的证据抓捕赵鹏翔归案,不想赵家通过系列“运作”脱罪,而常征在游艇爆炸案中被栽赃,全城通缉中,他用了三天时间寻找线索自证清白。

当下的悬疑剧创作追求快节奏强冲突,强调反转要快要多,从《罚罪》就可见一斑,短短几集,又是“卧底”,又是“逃亡”。不过常征几次人物命运的变化,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在有限的剧情空间内,塞进多个剧情段落各自形成闭环,而在整体把控上缺乏统一的戏剧性力量,突兀跳跃的剧情像是在看微短剧。

《罚罪》的故事进入正题,是从海外归来的赵家老四赵鹏超显露出真实人物动机,赵鹏超和常征这对黑白双生开始过招。剧中,赵鹏超在与常征的对抗互动中逐步露出真面目,由众人眼里的“书呆子”一步步上位成为统领家族的“幕后老大”,这个人物反转高度嵌入故事主线,形成了剧情人物互相交融、丝丝入扣的戏剧效果。

与微短剧的反转节奏快到“飞起”不同,电视剧是长视频叙事,讲究起承转合,最精彩的反转往往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。正在热播的缉毒悬疑剧《冰雨火》中,也有让人拍案叫绝的人物反转:刘奕君饰演的茶商杨兴权从“反毒人设”反转为披上“毒枭嫌疑”,打破了不少观众的心理期待。剧中这条线埋得很深,制造假象的铺垫也非常充分,观众对杨兴权是毒品犯罪受害者、竭尽全力让女儿不受“毒”害的深情父亲形象可谓深信不疑,剧情在观众完成角色代入后再反转,从而在真相被揭示时形成出其不意的戏剧化效果。

对于人物塑造来说,反转叙事也并非越多越好,尤其是正面角色不断进行人物反转,可能会导致观众对角色的共情和代入反复被打断。《冰雨火》前半段剧集围绕陈晓饰演的吴振锋神秘归乡,调查3年前父亲的死,但剧情一直让吴振锋在正邪之间反复“横跳”来迷惑观众,使得观众对角色不断间离,难以建立情感联系,“吴父之死”这个统领了半部戏的悬念钩子就显得不抓人。

不难发现,近期播出的悬疑剧,精彩的人物反转都发生在反派角色身上。相比之下,正面角色塑造空间有限,为了不相形失色,编剧往往强行加戏平衡角色,但脱离了故事人物发展脉络的“极致反转”,要么会牺牲剧情合理性,要么导致故事结构支离破碎,这也成为国产悬疑作品创作的一个瓶颈。

相关热词搜索: